2007年9月10日

多年後,我依然懷念你

等紅燈的時候,我通常會堅持等到變成綠燈才要走,而不會倒數幾秒的時候就蓄勢待發、甚至看沒什麼車直接衝了出去,雖然我知道還滿多人會這樣的。
我以為是因為我覺得不等到綠燈再衝這樣子很不甘脆,但是直到今天我才突然頓悟到,這種下意識反應的行為,其實跟多年前車禍過世的外公有很大的關係。

外公在我高一那年,在綠燈快要變黃燈的時候過馬路,被一台闖紅燈的跑車撞了,據肇事者辯稱,他只是提早了一點起步,並不是闖紅燈,而且他開得很慢。我們不在現場,無法斷定他的說法是否真的正確,但是肇事車輛的前擋風玻璃撞到碎裂,我們事後得知,都替已經往生的外公心疼不已!!
外公並沒有當場送命,送到醫院之後才急救無效,當年外公八十出頭歲,年紀雖大,但是身子骨卻十分硬朗,精神體力也都很好,經常自己出門搭公車到處跑呢! 眼看外公就這樣撒手人寰,叫我們這些做晚輩的真的都很不捨。

記憶中的外公,是個謹守規律又注重運動養生的長輩,家裡面每個人都敬愛他。我記得小時候,家裡面總共八個蘿蔔頭,每個人都搶著希望可以幫外公做點事情,就連外公要吃藥,我們也搶著要去幫忙拿藥或是幫忙端杯水,更別提外公大壽的時候,大家也還是搶著要給外公磕頭拜壽!!
「食不言,寢不語」是外公一直掛在嘴邊教訓我們的一句話,只可惜八個小孩子,從沒有人可以做到就是了。
當全家團聚吃飯的時候,因為外公喜歡小酌一番,所以不論男女老少,每個人婉邊都一定會有一小杯烈酒,我現在只記得我喝過陳年高粱,其他還有各式各樣外公珍藏多年的老酒,早已經忘光光了!
外公喜歡吃筍乾,越酸的越好,所以每到大節日,桌上一定少不了一大盤一大盤的筍乾。
每天凌晨四五點,熟睡中的孩子就會外公被一個一個搖醒,不管冬夏,通通起床出門做運動!!外公練外丹功,我們小孩子沒功可練,只好自己瞎晃,晃得發慌時,只好跟著一起做外丹功。
外公年輕時候是打日本鬼子跟共匪的將軍,經常有許多故事可以講,可是年紀大了,很少跟我們這些孫子聊起,所以大部分我們都只能從媽媽的口中一窺當年風發的義氣以及逃難的心酸。
外公很嚴厲,可是眾多孩子們還是最喜歡黏著外公。
外公老愛把我們每個人的手指頭折得彎彎的,所以到現在,我們每個人的手伸直的時候,手指頭都歪七扭八的。
外公很喜歡飲茶,所以小時候的大夥經常吃到很道地的飲茶,那種飲茶,是現在的台灣幾乎看不到的。
外公很注重一家團圓,所以小時候我們一大家子的人經常聚在一起,大人在一樓聊天泡茶打麻將、小孩在二樓玩耍,老是把吵得都把房子要給拆了。

外公走了,走了很多年了,可是我卻還是依然想念他。
想念那些他敎會我們的事情,想念那些有他帶領成長的歲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