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8日

你不在的時候


你不在的時候,我像是患上了阿茲海默氏症的病人,總是說著說著便會忘了自己在說什麼,做著做著便會忘了自己在做什麼?然後,那個自小便跟隨著我的自閉又孤獨、不安的靈魂便會慢慢的佔據我整個身體,我像是掉進了一個被千年詛咒了的寒窖裡,不停的顫抖、萎縮、吃力的喘著氣。



你不在的時侯,發呆和沈默是我唯一表達自己存在的方式。然後,我會聽到自己的心被摔破的聲音,輕脆的,一下下的,伴隨著一股凌厲的疼痛敲打著我整個身體,我痛苦的流著淚,任由淚水放肆地從我的眼角流到我的耳朵上,嘴角卻是微微上揚,笑著對自己說,「這不算什麼!」並且忍住淚,側身躺下,強迫自己緩緩睡去。



你不在的時候,我總是想像著你也許喜歡做的事,喜歡經過的街道,喜歡去的餐廳,喜歡吃的食物。然後,我會想像著你的樣子,做起你喜歡做的事,經過你喜歡經過的街道,到你喜歡去過的餐廳,吃著你喜歡吃的食物,閉上眼睛,假裝你在身邊。只是,我警告自己不要去想你也許會跟誰在一起,那樣,我體內「Blue」基調的基因便會慢慢發酵成一場前所謂有的紅潮,那也許是我無法承受,無法逃脫的一場災難,會把我徹底毀滅。



你不在的時候,我一次又一次挑戰著自己對悲傷的極限,任性恣意的讓宿世的悲傷氾濫成災,到不可收拾的地部。然後,我聽到那個被悲傷侵襲,仿似劫後餘生虛弱的自已,用同樣虛弱的聲音說著,「看吧!我真的很強!我真的禁的住!」



你不在的時候,我才明白原來戀愛中的人也是如此的寂寞。然後,我會安慰自己說,「再龐大的寂寞,再漫長的等待,只要可以交換和你片刻的靠近也是值得。」既然,愛情從來都是不由自主的,我也只能嘗試著這樣安慰自己,讓自己可以有勇氣繼續愛著你。



你不在的時候,我才發現,愛情本來就是充滿遺憾,籠罩著我們的寂寞與等待只不過是遺憾的一種。然後,我似是安慰的對自己說,「沒什麼大不了」。既然,幸福是不能強迫自己去感覺到擁有,我唯有強迫自己感到安慰。



你不在的時候,我無法抗拒那流竄在心底最深處隱隱作痛的思念,這真叫我無能為力。沮喪的我,想了一百個讓自己振作起來的理由。然後,卻又想到了一百零一個不可能的理由。



你不在的時候,我沿著房間的牆壁去搜索你遺留下來的氣息,習慣地睡在你睡過的床的那一邊。然後,我會假裝著以為你一直都在這裡,一直都睡在我身邊,我並不孤單。



你不在的時候,我害怕我的記憶會敗給時間,總是會重複又重複的溫習我們在一起的情景。然後,我呆座在空蕩蕩的房間裡,傻傻地大笑了起來。愛你,原來是一件快樂的事。



你不在的時候,我把自己的心武裝起來,把屬於你的那一份完整的保護好。然後,努力的訓練著自己面對寂寞的能耐,練習著怎麼樣子的笑容最能讓你開懷。



你不在的時候,我才清清楚楚地了解,原來,我愛你那麼深,已經超乎了我的想像。



親愛的,我不在的時候,你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