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0日

老媽在身邊

原本這週末預計要跟同事一起去台東玩的,結果星期四下午老媽一通電話打過來,知道了我竟然挑這種時候不顧自己身體狀況還要出遠門到處玩,氣得下了禁足令,還說隔天-星期五下午就要到高雄來,至於來幹麻的也沒說。
還記得星期四晚上為了這件事情跟大餅起了口角,其實也算不上哪門子的口角,因為他老兄根本不願意開金口跟我講話。既然這樣,我也就懶得動腦筋去想到底要跟他說些什麼,兩個人一路僵持到了在床上躺平睡著的時候。

隔天,星期五一早,我帶著滿懷歉疚的心情到了公司,為了臨時不能同行給人家造成的困擾要好好的跟同事道歉。也因為這件事情,讓我原本敏感的心又再度蒙上一層陰影,一整天下來,除了我原本的身體不適之外,我的心情也相當的不適~
直到老媽即將抵達高雄的半小時前,一直在不舒服狀態的我,突然神清氣爽了起來,肚子餓了、精神好了、心情開心了,帶著這樣堪稱是"極佳"的狀態的身體,我走去捷運站跟老媽會合,帶她回我的豬窩。

母女倆見到了面,照慣例的我又被念了一頓,意外的我發現老媽這次的行李少到不行,根據我認識她快三十年的經驗,她這次的行李也太少了吧!?不過沒多久我就瞭解為什麼了...
首先,她沒帶任何化妝保養品,嗯,用我的;然後,她沒帶其他替換的衣服,除了一套睡衣,不過只穿了一晚就因為幫我大掃除弄髒了,所以接下來也還是穿我的,但是她嫌我的衣服不夠寬大舒適,所以其實她穿的是她女婿的衣服;整個週末下來我沒看過她打開她的行李小包包,原來是因為她只帶了一本字典說是來要工作的,可惜從頭到尾沒有讓她有機會去打開那本字典。

回到我的豬窩,因為這陣子的不適及精神不佳,我知道家裡很亂,但是實在力不從心,還好老媽應該是能體諒我的處境,看到堆積如山的垃圾跟滿地灰塵毛屑也沒多說什麼,只是看到老媽精神體力就都好了起來的我,很不好意思的自顧自的收了起來,收了兩件就忍不住坐去老媽身邊講三句話,講完了再繼續去收兩件... 就這樣,兩個小時下來我也不過是才收好一個餐廳而已。
其實收餐廳是有意義的!! 因為等一下就要吃飯了,平常我們兩個人總是隨便坐在小板凳上就著客廳桌子隨便吃起來,但是老媽來了可不能這樣亂七八糟,不好好坐在餐桌邊吃飯不成體統呀!

這天晚上難得有胃口,大餅買的是我一向抗拒的"重口味的食物",但我卻可以吃完一碗飯、半碗麵、再加上一碗肉湯。雖然老媽對我下了禁足令,害我臨時放了同事鴿子,給人平添不少麻煩,但是老媽在我身邊讓我心情很放鬆,很有安全感,很開心,就連東西都吃得下了。

隔天早上大餅臨時說要出門去聽一場演講,平常遇到這種情形的我,少說得鬧上半小時才會嘟著嘴巴的放行,但是今天我卻什麼都懶得問,大餅要出門就去吧!
我跟老媽起床之後,我弄了點早餐來吃,今天我意外的吃得很多,還讓老媽幫我煎了個"正!老媽牌蛋黃沒有熟也不會破之完美荷包蛋"來夾土司吃,吃的我真是肚子飽了、心情也開心的很。

吃完,老媽似乎是看不過去了,開始幫我收拾東收拾西。把我散落再客廳餐廳各角落的冬季外套毛衣一件件撿起來,帶到浴室去親手幫我刷洗,洗完了還把家裡面每條抹布、腳踏墊也都一併撿去洗,連小葵的貓衣都洗了,衣服通通都洗完之後,趁著我忙著晾衣服,老媽又蹲下來替我把浴室給從頭到尾刷過一遍。這些刷刷洗洗的事情都忙完後,老媽到了廚房,打開她戲稱"最高級的垃圾桶"的我的冰箱,把該丟的東西丟掉了、該洗該切的處理了、鍋碗瓢盆這些倒是我自己不好意思的自己洗了收了。忙到這邊十一點多了,本來打算帶老媽去逛菜市場的念頭已經完全打消了,這時候我累的餓的只想隨便吃點什麼然後睡午覺去。

心裡很感激,老媽大老遠的跑來替我做了這麼多事情,其實她只是想要來看看我過得好不好,知道了我可能不方便回家去,所以她乾脆自己跑來;知道了我可能不懂得怎麼煮飯,所以她來敎我怎麼做菜怎麼買菜;知道了我可能不擅長打理一個家,所以她跑來敎我該怎麼做;知道了我可能不夠錢用不捨得買營養的食物吃,所以她在離去之前還在枕頭底下偷塞錢。這只是一個做母親的心,卻讓我感動不已,在老媽回家去的這個星期天晚上,我一邊洗澡一邊痛哭流涕,眼淚止不住的拼命掉下來,哭得抽抽搭搭的我克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崩潰,倒是把大餅嚇了一大跳。

以前老愛跟老媽唱反調,總是要堅持自己的信念,百般的忤逆,老媽再怎麼苦也從來沒有放棄過我,但是這樣並沒有讓我體會到媽媽的辛苦及重要,我只是覺得老媽也太愛管我了吧! 直到現在,能夠在她身邊撒嬌耍賴的機會已經不多了,我才真正體會到媽媽在身邊的幸福,似乎,太慢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