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0日

事發前後

【子宮外孕】
我從去年11月底生下小餅後至今,小紅始終沒有來報到。有鑑於聽過有些母乳媽媽、衛教室護士說過:些母乳媽媽甚至要到一年後才來,所以對於我的小紅,我一直沒有放在心上。

六月中的某一天,騎車上班的半路上,突然感到腰後一陣酸!這種酸的感覺很熟悉,就跟我當初懷小餅時候一模一樣。然後當天下班,我就順路買了支驗孕棒。
鏘鏘,兩條線

我心中默默數了一下日子,知道這應該也才受孕沒幾天而已,所以大餅認為,過兩個禮拜再去檢查吧!
免得一直看不到胚胎,醫生又一直要我們"等下禮拜再來"。

過兩天,我還記得是星期五早上,大清早的我突然覺得肚子好痛,於是我決定,上班之前先去檢查好了,看肚子裡面到底怎麼了。

果然,超音波畫面裡什麼都沒看到,只好驗尿,兩條線。
因為那位醫生是我當初懷小餅的主治醫生,所以他認為以我之前那麼順利穩定的情況,這胎也不會有什麼問題,要我回家安心的等,下星期再去檢查。

我又繼續回到正常生活。
並且準備著隔天-星期六,要跟大餅還有大餅媽去台中找大餅妹的事宜。

但在星期天一大早,我躺在台中某飯店的床上,被肚子痛醒。起身去了一趟廁所,赫然發現正在大出血。
大餅媽要大餅馬上帶我去急診!!
但是懷孕早期,就算進了急診室,醫生也研究不出個什麼端倪,只好把我的抽血報告印出來,請我拿著回到高雄原先的醫院,再做檢查。
報告中的懷孕HCG指數為364。

此時,我已經隱約覺得,這次的懷孕,應該會很不順…

星期一,來到我原本的醫院,我的主治醫生去開研討會了,所以代理醫生只有幫我抽了血要做檢查,並且通知我星期四看報告。

星期四,報告出來,HCG指數只有5百多,腹部超音波仍然一無所有,改換陰道超音波。
右邊輸卵管明顯腫脹,因此醫生幾乎可以判定就是子宮外孕了。

醫生詢問我們何時要動手術,此時我跟大餅的腦子裡都只有想到:
"一旦住院動手術了,小餅怎麼辦?” 我們要先安頓好小餅...
所以,我們決定這週末先帶小餅回我娘家,請我爸媽幫忙照顧,然後下週我們才能無後顧之憂的進去住院及手術,也因為醫生認為情況並不十分危急,所以同意我們下週一再手術。



【腹腔鏡手術】

以下這個連結說明這種手術
http://www.geocities.com/jason_ho_tw/laparoscope.htm

星期一一大早6點入院,躺在病床上,起初我還跟大餅有說有笑,後來當護士當我插點滴時,第一針插進去找不到合適血管,捅了一圈還是找不到,只好拔出來再找其他地方插,這個時候我突然有了很不好的預感!!

進了手術室後,麻醉醫生為我解說此次的麻醉:
脊椎術後止痛,會在手術進行前就先跟著手術的麻醉一併施打。
此次手術的全身麻醉則是採用氣體麻醉的方式。

一邊說一邊拿起一個氧氣罩,我只盯著那個氧氣罩看了兩秒就不醒人事了。

手術結束後,我的清醒狀況不如預期,連大餅都被請進來呼喚我!
醫護人員看我醒了一半、眼睛睜開,就讓我帶著呼吸管吸氧氣,推回病房休息。

事後才聽大餅說,手術期間,醫生有開腹腔鏡的視訊畫面給家屬看。
子宮外孕那邊的右輸卵管已經腫脹很嚴重了,再留下也無法正常運作,於是切除。



【脊椎麻醉後頭痛】

這是整個手術過程讓我最痛不欲生、又後悔莫急的部份。
以下的連結可以說明這種狀況
http://www.chimei.org.tw/main/right/right01/cmh_department/57760/Q&Ah/saheadpain.htm

星期一早上回被推回病房後,因為麻醉藥效未退,我整個人就是一直昏睡,到了晚上勉強吃了一點白粥補充體力,手上的點滴沒停過,繼續昏睡。

隔天,星期二早上,我自己清醒了,感覺很清爽,於是我起身去上了廁所,還上了網,又跑去跟大餅媽換床睡。

將近中午,大餅妹被大餅媽從台中叫下來高雄支援,我也剛好睡醒了,又再去上個廁所,一直打點滴是很頻尿的。
不料一起身就開始感到頭在痛,脹痛!
勉強上完廁所,大餅媽跟大餅要我躺回自己的病床,方便吃午餐跟藥。

我坐在病床上,頭越來越痛,痛到連坐都快要沒辦法,拿著稀飯吃了兩口,頭痛的我也無法下嚥了,連忙推開,並且直說頭好痛!!!!
大餅媽趕緊遞了止痛藥上來,要我趕快吃,我繼續忍著頭痛吞了藥,這時護士開始一直不斷的進來問我們要不要出院。

然後,我忍不住的開始大吐特吐,吐的連進來催我們出院的護士都嚇到了。

麻醉手術後是會頭痛跟嘔吐的。
可是我的嘔吐在星期一晚上就獲得緩解,輕微的頭痛也是,沒想到在一切良好及將準備出院時,我突然莫名的劇烈嘔吐及頭痛。

大餅慌張的打電話給護理站反應,護理站也不知道什麼狀況,只好打給正在手術房的醫生。
此時,仍然是不斷的有白目的護士進來詢問我們要不要出院?
大餅忍不住的說:"我老婆連坐起來都有問題,是要怎麼出院?"

過了大概一小時左右,我的麻醉醫生突然出現在病房。
當時我已經頭痛到又昏睡過去了,只依稀記得有看到麻醉醫生在床邊。

據事後大餅說,麻醉醫生是來向病人及家屬解釋為什麼會突然頭痛的。
當時醫生解釋的原因就是 脊椎麻醉後頭痛 。


也就是這樣,大餅才會朝著這個方向前進,去查詢相關資訊深入了解,而根據所查到的所有資料,都與我的症狀相符合。

星期三,我仍然劇烈頭痛著,早上我的主治醫生來查了房,看我狀況沒有好轉,於是請麻醉醫聲下刀後再來看一下。
麻醉醫生來的時候我醒著,但是劇烈的頭痛讓我腦筋很不清楚,只記得醫生說,如果到了隔天情況沒有好轉,他會考慮幫我再往脊椎打一針。
到了晚上臨睡前,突然我心悸的厲害,而且喘不過氣,護士趕忙推了一桶氧氣來讓我吸。

星期四我也沒有比較好..
一大早主治醫生趁門診前來查房,看到床頭的那桶氧氣嚇一跳,於是我大略解釋一下。
到了下午,有在學氣功的大餅媽看不下去,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用她所學的氣功幫我運氣、按摩,然後,我竟然開始逐漸好轉...
過了一陣子,將近晚上時,麻醉醫生來查房,我已經好的差不多了,甚至可以90度坐起。

麻醉醫生開始改口說:
"其實我從第一次看到你,我就認為你不會是脊椎麻醉後頭痛!!"
"可是我必須這麼說,因為我如果不這麼說,你們家屬跟病人會無法接受"
"那至於為什麼你會頭痛呢,我想應該是你太過於緊張所導致的"
"我想你的頭痛,應該跟脊椎麻醉沒有關係的"
"這種脊椎麻醉後頭痛的案例是非常少的,你們別對號入座了.."
"如果你真的是脊椎麻醉後頭痛,我早就給你打一針了,也不會讓你躺在這痛那麼多天"


聽完麻醉醫生約半個小時的長篇大論,我整個都傻了。
我不懂他這麼解釋的理由是什麼,是怕扯到醫療疏失嗎? 還是事實真的如此?
但不管怎樣,都讓我心裡非常不舒服!
從頭到尾我頭痛都沒有怪過任何一個醫生,我只是想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我好過點而已。

原本我心裡有點生氣,但是後來想想,反正我也都痊癒了,算了..




經過這件事情,我得到了以下的心得:

1.若懷孕初期遇到出血不止的狀況,一定要盡速就醫,確認是否為子宮外孕。
如果是外孕,能夠在第一時間就動手術對自身是最保險的,拖越久情況越嚴重

2.而有任何脊椎麻醉的情況,手術後一定要完全平躺8小時,枕頭也不能躺。
手術後有任何身體不適,一定要跟醫護人員立即反應!
如果跟我一樣出現劇烈頭痛的症狀,切記,平躺+大量水分補充(點滴or喝水)
完全不要起身,吃喝拉撒都躺著來,因為一起身,頭痛就會更加重。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