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日

我想問天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或是我造過什麼孽? 為什麼總是用我的孩子在處罰我?

第一次人流,因為年少輕狂,那次讓我有很深的愧疚-對於我的母親,我發誓下次再懷孕,不管什麼狀況,我都要拼死保護他。
第二次人流,因為胚胎停止心跳了,我永遠記得我是如何一路痛哭到家。大家都安慰我,不健全的胚胎留著也沒用,跟醫生約好手術時間後,我不再哭泣,我不再讓親友擔心。但是天曉得,當我在醫院的恢復室甦醒時,我多想抱著我的母親好好大哭一場?!術後我回到斗六,認真的做完月子,希望身體調養好,讓我能夠迎接下個孩子的來臨。
終於,我又懷了小餅,這次總算在各式大小的驚險中平安度過了。

這次,我又懷孕了。
但是為什麼是子宮外孕?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還是我造了什麼孽?我只是想當個母親,我只是想歡喜的迎接小生命,為什麼上天要給我一連串的考驗?為什麼啊?為什麼要用我的孩子來懲罰我?為什麼...?

下個禮拜我就要去開刀取出胚胎了,這次胚胎著床的部位是在右邊的輸卵管,如果到時候輸卵管已經被胚胎稱道腫脹變形了,醫生就會一併切除右邊輸卵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