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2日

越過這個關口,我知道能獲得平靜


我不是第一次聽這歌,但卻是第一次聽到哭出來。

昨天下班要回家的途中,我一如往常的聽著隨機播放的MP3,這時候唱到了Eric Clapton的Tears In Heaven,無意識的我跟著哼唱了幾句,卻在此時眼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Would you hold my h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孩子們,這是媽媽第一次如此強烈的思念著你們。
不管是兩隻腳的,還是四隻腳的,只要你們曾經是我的孩子,哪怕只有一天也好,我對你們的愛從來不曾改變。

一直以來,這些傷痕一直都存在著,只是我選擇了刻意不去注意、不去記得,讓思念的枷鎖就這樣默默的扣住我而完全不自覺,還自以為我過得很好、活得很快樂。
知道嗎,每次失去一個孩子,我就彷彿又墜入了無邊地獄,從上次跌落的地方開始,繼續下墜一直下墜不停下墜,停不下來也爬不起來。我不知道這是老天爺給我的考驗,還是閻羅王給我的懲罰。我不知道我要用什麼樣的心情還面對,深怕身旁的家人為我擔心,我總是不在人前露出哀傷掉下眼淚,但卻也更無法忍受家人遺忘曾經擁有卻又失去的那些孩子。於是這點成為我心裡最大顆的地雷,一被碰觸就會...

如果,我們在天堂重逢了,你們還會記得我是媽媽嗎? 會過來牽著我的手嗎? 會希望我陪著你們嗎?
如果,真的有如果,我希望你們已經投胎到好人家去了,帶著我對你們的思念,過著全新的生活,受到無盡的疼愛。
媽媽會把對你們的愛,都交給你們的兄弟小餅,將他教導成一個有用的人,我幻想著將來若有機會你們不經意相遇了,可以彼此扶持互相幫助,或許還能夠成為好朋友。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張貼留言